无可摆脱的爱宠织南夏希-无可摆脱的爱宠by织南夏希章节阅读

  • 2020-03-26 11:44编辑:田岛
  • 无可摆脱的爱宠 无可摆脱的爱宠

    织南夏希主角:宋傲云阮文妃

    类型:现言状态:连载中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织南夏希总能带给我们惊喜,无可摆脱的爱宠就是该作者这次给我们带来的惊喜,让我们一起去看看书中的精彩故事吧:她坐在梳妆枱面前,委屈地掩脸哭起来,刚好被走进来的阮文妃看着。 阮文妃见她独自一人在哭,便上前关心一二。
  • 无可摆脱的爱宠

    无可摆脱的爱宠第五章

    兰园的工作,阮文妃没有丢下。 也许是责任心作崇,也许是她不想一直待在宋家像个废物一样受人供养。 宋傲云没有欠她,她也做不到理所当然。 可是宋傲云的事,她并没有跟惜兰提起,大概是不想惜兰又一次的担心她。

    她心里打算个如意算盘,想让宋傲云帮她,替她的父亲找一个好地方安葬。

    她这一生,欠父亲太多了。

    台下坐着的惜兰见她心不在焉,没留意面前坐着的姑娘第四次的弹错。 姑娘见阮文妃没有开口说什么,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弹下去,可以一紧张起来,手更抖了,这音色被她扭得曲不成曲的,连着惜兰都听着别扭,可是坐得最近的阮文妃却没有反应,仿佛没有听到她的筝一样。

    「妃妃,你怎么了? 」惜兰忍不住开口,这姑娘弹得简直要折磨她。

    阮文妃这才回神过来,「我走神了,」转头望着一脸关切的惜兰,她露出一个尴尬的眼神,不好意思地拉了拉口罩,又向面前的姑娘示意,「你弹得不好,再来一次。 」

    「先休息吧,妃妃你过来。 」惜兰打断她。

    只见面前的姑娘得到惜兰的示意,便逃命似的溜走,阮文妃暗忖着,自己有这么吓人吗? 这姑娘用不着逃命吧? 她摇了摇头,拿那个姑娘没撤,只好应着到惜兰的身旁。

    「不舒服吗? 还没好全吗? 」

    「已经好多了,刚就是走神了。 」

    「见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,怎么能教好她们吶? 」惜兰看似责备的语气,可是阮文妃知道,惜兰这是在担心自己。

    「我没事,最近睡得不太好而已,就是⋯⋯那个来了。 」阮文妃给自己找了个比较合理的藉口,总不能告诉惜兰,她最近日防夜防着宋傲云和任彩铃,又要想着如果利用宋傲云去帮自己,都弄得自己都没睡好吧。

    惜兰见她尴尬,心里虽然看穿了这个丫头在胡扯,倒没有拆穿她,「那你多熬些红豆水喝,对身体好。 」

    「知道了。 」

    「你要是不舒服,就告诉我一声,不必来上班。 」

    「我真的没事,很快就好了。 」

    惜兰点点头,「对了,要是真没事,今晚你留下,我总嫌着那丫头弹得不好,你来上场吧。 」刚刚那丫头弹成这样悲催,惜兰不想她把客人都吓走。

    阮文妃哦了一声,在晚上客串表演对她来说没什么,这些年来没有少干这事。 反正兰园的姑娘都穿著古装,她脸上多带一条遮脸用的面纱也不兀突。

    不少客人都被她出色的技艺折服,想用打赏来换她聊天。 可是阮文妃一向都拒绝,她只是个来弹古筝的,招呼客人这事,是姑娘们的工作。

    她也不想出了什么事,让她这张脸被其他人认出来,陷害父亲的人还没有找到,她也不想让自己陷入险境。

    清脆的琴音此起彼落,台上带着面纱的女子专注地奏着乐曲,台下的酒客们有专心喝酒的,有相互应酬,有找姑娘们聊天的,看上去就一间普通的酒吧一样,热闹的很。 一曲奏完,阮文妃连个谢幕都没有,径直走回了后台。

    「刚刚台上那弹琴的小姐,叫什么? 」一位看上去色迷迷的酒客伸手揽着身旁的姑娘,只见那姑娘也是一脸的不请愿,却又无可奈何地忍耐着。

    「那位是红花小姐,是兰园的古筝老师。 」姑娘如实的答道。

    「很好很好,叫她弹完就下来吧。 」

    「真不好意思,红花小姐不聊天的,还是我陪你聊吧。 」姑娘一脸讨好的打着话,想找红花小姐聊天的酒客不少,可每次都被她拒绝,要不然真请到她过来,也是要看好一通的脸色。 红花小姐丝毫不怕得罪客人,她们这些姑娘可不敢。

    「这么跩?! 」酒客一听可不干了,「老子就要她来聊,」他毫不怜香惜玉,一把将揽着的姑娘推下地,「还不快去? 」

    倒在地上的姑娘一个呼痛,只见同桌的其他两个男人都没有劝止那人,心里只想离开这人的视线范围,便回到了后台的休息间。 她也没想过要替那酒客去找阮文妃,只觉得万分委屈,她们这些姑娘向来只陪喝酒聊天,身体上的接触是不需要的。 可是刚刚那个大叔对她上下其手,她本来就想找个借口离去,没想到却硬生生被人推倒在地上。

    她坐在梳妆枱面前,委屈地掩脸哭起来,刚好被走进来的阮文妃看着。 阮文妃见她独自一人在哭,便上前关心一二。

    「你怎么了? 」她的手搭在姑娘的肩上,只见那姑娘被惊了一下,抬头去看,见到镜中的倒影是阮文妃,她更是委屈。

    「「呜⋯⋯」姑娘抽咽着,说话断断续续,「有人把我推在地上了⋯⋯」姑娘哪受过这样的欺侮。

    「没有人阻止他吗? 」

    「跟他同桌的人都没有理我⋯⋯」

    「他为了什么才推你? 」

    「他说要见你,我⋯⋯我替你拒绝,他就发脾气⋯⋯」

    阮文妃听了,便知道这姑娘受的委屈源于自己,又听到这姑娘被推了,心中一个生气,当下便把还在哭泣的姑娘从椅子上拉起来,「带我过去。 」

    姑娘见她语气都冷了,便知道她是生气了,可又想到会得罪客人,「红花小姐你别去,去了会得罪人的。 」

    「他都动手了,能不去吗? 」阮文妃更是冷冽,「萎萎缩缩像什么样子,我不喜欢聊天是一回事,不能让别人欺负更是一回事。 」

    她说得正义凛然,像是要帮姑娘出头的样子,姑娘也拿她没法,心里想着,在红花小姐在,出了事情惜兰也不会怪罪到她的头上。 只好硬着头皮给阮文妃指路。

  • 上一篇: 无可摆脱的爱宠阮文妃小说-女主是阮文妃的小说阅读

    下一篇: 没有下一篇

热门小说

主编推荐